占星学的未来

首页 >十二星座

0人评论 8056次浏览 分类:高阶

组织机构、互联网和占星学书籍

像全美占星研究协会(NCGR),国际占星研究协会(ISAR)和全美占星师联盟(AFAN)这样的组织机构以及一些更早成立的机构,如美国占星联盟(AFA)和大不列颠的(占星协会)AA,已经扩展了他们的服务范围。关系到占星家们切身利益的的教育和道德的标准,法定权利等问题,也比以往更加受到人们的重视。在大多数工业国家里,存在民族性的团体。尽管没有美国的号召,宗教,民族和国际会议仍然继续受到人们的关注。1976年在旧金山的AFA大会参与者的数量还是很可观的。

在当前的占星学团体的发展中,互联网正扮演了一个非常重要的角色。个人网站,邮件列表,聊天室和电子邮件将世界各地有占星爱好的人们联系起来。个人不需要为了购买占星学所必须的设备而加入当地的某个组织。个人也没有必要为了得到别人新的观点和想法而去购买一本新书。对于占星学来说,网络既有好的一面,同时也有着不好的一面,因为通过网络,个人就可以处理一切其他的事情。一方面,网络是宣扬现有的消息来源,这对占星学机构的成长起了很大的促进作用;另一方面,人们从互联网上得到了他们需要的东西,减少了对这些例如设备,书籍方面的需求,抑制了占星学机构的成长。占星家们通过撰写有关方面的书籍等手段来宣扬他们的服务并且吸引新的客户的同时,同样一个占星家写的计算机命盘却在和他们自己竞争。网络就跟象征着创新,改革的天王星一样,创造并且毁灭,动摇旧的体系,然后产生新的体系。但是,总体来讲,我相信网络正在对占星学的发展起着很大的贡献作用。人们对网络的认识和人们对时间和空间界限的认识类似,同样的模糊不清。有了互联网,你坐在自己的家中,突然就可以得到巨大数量的信息。

在过去的30年里,世界上的占星学书籍也发生了相当大的改变。我记得以前我走进书店,都要偷偷的低声问“这里有那些占星学方面的书吗?”从那以后,大量的占星学方面的书店出现了,大批的占星学方面书籍也如雨后春笋一样涌现在我们面前。现在,像博得斯集团(Borders),巴诺书店( Barnes&Noble)这样的商业巨子,已经明显想要占有占星学方面书籍的市场。然而,这些商业巨子威胁到了那些专门销售占星学书籍,但是种类不多的的占星书店的存在。这些商业巨子占据了市场上绝大多数份额,但同时带来了一种现象,那就是支持畅销书而取消那些不畅销的书籍出版。当一些主要的机构停止出版印刷那些名家所写的比较优秀的书籍时,这个出版业的类似进化论的模式就表现的非常明显了。不幸的是,小型的专业出版商在挣扎,这样使得那些理论方面的占星学书籍的作者只有很少的出路。即使有这些问题的存在,可供占星家们读的书籍还是比以往多了许多。但是,尽管有许多非常杰出的作家,迄今为止,还没有一本占星书的销售量能够达到1976年出版发行的琳达·古德曼(Linda Goodman的关于太阳星座的介绍。

公众正逐渐接受占星学

大家对占星学的接受程度明显的象飞跃一样的在增加。根据民意测验,在美国,相信占星学的人数已经增加了两倍,从30年前的17%增加到现在的34%。太阳星座仍然占据了报纸,杂志和网页的主要版面。但是,随着星体不停地运动,这种自古相传的预测也变得更加复杂了。现在,对占星学研究比较浅的爱好者们可能听说过水星逆行或者是土星落入黄道第四宫等说法,而以前的爱好者则达不到这种程度。仅仅从美国的成千上万的占星咨询家,就可以看出对星盘感兴趣的人的数量明显多于以往。许多网页提供了免费推命盘并加以简单的解释,以及如何来改变命运等各种各样的服务。这些网页继续把占星学带给那些不愿意或者没有能力因为它花钱,或者那些没有办法接近占星咨询家的人们。

自从20世纪70年代初期到现在,宗教和科学方面对占星学发展的阻碍并没有改变多少。两者中那些坚信他们自己理论的人们同以前一样,不知疲倦并且坚定不移的拥护他们自己的领域。由于开普勒学院的存在,在学术界激起了反对占星学的高潮,但是这些反对者同时也在呼吁要提高他们的薪水,我不知道其中的动机究竟是经济方面的还是哲学方面的。

自从1955年米歇尔·高奎林(Michel Gauquelin)发表了他的“火星影响”(Mars effect)的研究论文以来,占星学在科学领域基本上没有什么实质性的进展。对这个问题的争论一直持续到今天还没有结束。1989年,天文学家帕西·西蒙(Percy Seymour)的《占星学的科学证明》(Astrology: The Evidence of Science)这本书出版了,但无论是在科学还是占星学的领域里都没有得到广泛的关注。事实上,占星学科学化这一观点被许多占星家反对,因为他们发现了抽象的,神秘的或者是非物质的模型在实际应用中是有效的。

近来占星学的主要方向好像更注重重新发现以往的理论和技术,而不是去创造新的。例如,对梵文占星学研究兴趣的高涨吸引了很多占星家,他们寻求更加神圣和更准确的预言模型,而不是心理占星学。在确定的系统里,确定性的潜力是可靠的;相对的,在现代占星学里面,掌握你自己的命运也是可能的。同样,也许有人说对技术的兴趣源于远古的和中世纪的占星学。在具有创造性的上个世纪60,70年代,人文占星学蓬勃发展,但是也许是由于时代的不确定性,使得占星家们去追求更加令人满意的预测,这些预测是以占星学实践为核心的。

今天的占星学领域中,有很多天资聪明并且富于创造力的人,但还没有一个人能象其它领域中的泰斗一样的出现在公众面前。我们不但没有受到那些主流媒体的关注,甚至还没有和我们新世纪的兄弟姐妹们一起,在世界舞台上找到一个有影响力的位置。这可能需要有一个触发事件,就像一个国际性的博览会,没有一个独立的有关占星学方面的陈述发言。我们占星学领域里和其他领域里的知名人物受到的待遇不同。像我们这样的现代的占星学家,同样很佩服我们自己领域内的名人,但是他们却不能被我们这个时代其他领域内的名人所接受。当然,我们曾经帮助,治愈,教会,接触了成千上万的人们,但不管怎么样,我们还是被人们所排斥。这可能是因为我们清廉,我们热衷于自己的事业,我们具有有高度发达的智商吧。总之,说斯蒂芬·霍金(Stephen Hawking)和达赖喇嘛(Dalai Lama)是大众眼里的明星人物,这个说法在其他地方可能不能为人们所接受。

这篇文章所写的并不是真理,它仅仅代表了一个观点,跟所有的观点一样,都要服从于改变。请读者理解我说的并不是对占星学的批判,而只是对占星学会象什么方向发展的一个想法。我对占星学的兴趣源于我由衷的喜欢它,这种兴趣也是和我相信人类正面临着很多没法解决的问题有联系的。占星学同心理学,哲学,禅学等其他新老学科一样,对启发个人的思想做出了很大的贡献,占星学同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也一样提醒我们,我们人类是和宇宙密切相连的。

占星学具体到每个人身上

可能占星学还不是主流是因为它不能利用自己的潜在力量,并且满足我们更大的需求。占星学需要重新审视它的根源,不能盲目地赞美它们并且把过去的方法和理论照搬照用,而应该按照合乎当前的形势的需要来更新它们。也许个人对自己命盘相信程度已经达到了最大。解开人类本身的精神枷锁是一项很有用的工作,但也许这还不会让我们达到足够的深度。

我们是谁,而不是我是谁,这个更大的问题,一直以来都在困扰着我。人类意识上的变化受到星体运动的影响,这个影响是怎么样的,为什么会产生这种影响。尽管现有的医疗手段已经相当发达,每个月还是有几百万人因为没有饭吃而饿死。思考者、瑜珈修行者、占星家,和所有这类跟精神世界打交道的人们正在逐渐成熟的意识,将为减少这个星球上的痛苦和苦难做出重大的贡献。

只要占星学指向我,而不是我们,那么它的意义就会得到扩展,而不再仅仅是它的基本意义。我们是谁,我们在这个星球上要做什么,这个问题的关键很大程度上还没有被科学触及,由于科学觉得为了死后灵魂的宗教和为了自己的占星学没有什么价值。占星学的一直以来的目标是增加利益和加少痛苦。这是一个按照它来管理这个世界的模型,而不是按照它的愿望来重建这个世界。也许我已经被占星学宠坏了,它给了我许多东西,但是我还想要得到更多。我想知道它是怎么样在这个危险的改革的时代帮助我们在双鱼座(宗教)和水瓶座(科学)之间架起了一座桥梁。我还想让它向我展示我属于什么,我们属于什么,我们人类究竟是谁。

快速搜索

用户反馈  商务合作
版权所有 12星座网 京ICP备14032589号-1
© Copyright 2015 - 2010. www.12xingzuo.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